猹叶

【方王】袁柏清想和方士谦断绝师徒关系的100个理由

又名王杰希看你像个神经病『bingbushi
题文无关!!!大写加粗。
多处蓝雨刷存在感
没有主旨,作者就是个神经病。

“哇快看好ooc!”“是啊!那个傻逼作者居然还没给捅死!”

=============
王杰希一直觉得,方士谦这个人特别烦,比蓝雨那只黄姓幺蛾子都烦。不对,果然还是幺蛾子烦一点…总之特别烦就对了。

比方说有一回袁柏清生病请假了,方士谦突然变得安分起来,不仅没给王杰希添堵,也没欺负后辈,一直到晚上快睡觉了行为都能用一个表情包来形容:【乖巧.jpg】

平日深受方士谦折磨的王杰希觉得不妙,心想着方士谦莫不是心理上出了什么问题才格外安静一些,于是决定和晚上向方士谦询问一下。等等!万一他又嫌我多事怎么办!旁敲侧击,旁敲侧击……话说为什么我要在意他的看法……方士谦这个人果然很神奇……

虽然方士谦没事找事很烦王杰希不想管理他更不想费心思管他这茬事儿,但万一比赛的时候影响发挥怎么办!我还想拿冠军呢!这么想着,王杰希调整了下坐姿,毅然决然地准备开口:

“你不关心一下我吗?”听到方士谦的声音,王杰希索性也不旁敲侧击了,边缩回了想假装不在意而伸出的拿玉米的手,边努力让自己的语气显得担忧一些:“方士谦,有什么事就说出来,心里也好受一些。”

方士谦蹲在椅子上捧着手机,睁大双眼看向王杰希,悲痛欲绝地说:“薄情儿他不理我!”“啊?”王杰希眨了两下眼,见方士谦准备解释原因就又伸出手把邓复生上供的玉米拿了起来开始啃。

“我白天一直在qq上敲他但他居然不理我!他怎么可以不理辛勤栽培他的师傅!更何况我还是去关心他的!”方士谦仿佛比刚才更加悲痛一些,甚至撇了撇嘴。王杰希心里也比刚才更疑惑,就这?而且你平时也只是在欺负他吧……“所以我准备给他发短信,是不是很聪明。”???和刚才有区别吗?王杰希恍惚地想,把玉米梗扔了。

“哦,那你加油,发完早点睡。”知道没什么大事的王杰希松了口气,擦擦嘴就趴在电脑桌前开始复盘,过了一会儿没听到动静便转过头,看见一只一脸严肃的方士谦蹲在床边,手里攥着手机盯着自己不知在想些什么。怪不得觉着渗得慌,王杰希拿起第二根玉米。
“发了?”
“发了。”
“怎么样?”
“发错了。”
王杰希一听挑眉道:“发错了?发错什么了?”方士谦没搭腔,直接把短信调了出来,手一举给他看,上面赫然一行醒目的诗句: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百花残。“我是想发思念的,但是貌似发错了。”

都是打电竞的,王杰希对这句诗也不是特别了解,而且为什么要发诗句?!意义在哪里?!王杰希在心里吐槽顺手转过身查了一下,再回头时看向方士谦的眼神都变了:关爱傻子的眼神。

方士谦沉思,方士谦痛心疾首,王杰希看方士谦像个神经病。

“你不觉得我可怜吗?”方士谦眨巴眼睛。“嗯嗯,可怜可怜。”
“你居然觉得我可怜!”方士谦痛心疾首。“好好,你不可怜。”
“你都不可怜一下我!”方士谦泪流满面。“………”
“你怎么在吃玉米呀。”方士谦探头探脑,“我也要吃”

看着一点也不嫌弃拿着就啃似乎已经把刚才的事忘掉的治疗之神方士谦,王杰希觉得果然还是不要理他了。

=============
王杰希又觉得,方士谦这个人特别幼稚,蓝雨十五岁的未来都比他成熟。

比方说后来袁柏清为了弥补自己没有及时回复方士谦的过错,送了他一套拼图。联盟周边,拿着十字架的冬虫夏草在上面温柔地微笑。话说为什么是过错?兴许是平时被方士谦欺负惯了吧,哎,可怜的崽…

也许是因为这是自己一手养大的账号卡,也许是因为最近实在太无聊,不管怎么说,反正方士谦还挺喜欢这总共300块的拼图的。看来这一阵方士谦可以沉迷一下玩具了,晚上王杰希在回宿舍的路上欣慰地想,却在推开门的一瞬欣慰碎成了渣渣嘴角抽了抽。

由于门带起的风而变的散乱的拼图东一块西一块地贴在宿舍里,仿佛在无声地控诉自己遭受的血与泪。而始作俑者王杰希站在门口显然是愣住了。方士谦见自己的作品被破坏,愤愤的抬眼看向王杰希。

方士谦气愤,方士谦捶胸顿足,王杰希看方士谦像个神经病。

“我不管,谁也没说不能在宿舍里拿拼图创作,况且还让你一下弄乱了,你要负责给我再摆回去!”方士谦翻了个白眼。我哪知道你摆的啥,王杰希心想,反正能肯定的是好看不到哪去。但他还是和气地开口:“我也不知道你摆的什么啊,要不先睡觉,明天让复升给你煮俩玉米?”方士谦不干,表示那我的灵感是说来就来的吗,你今个儿必须给我负责了,不然别想睡。

搞定方士谦最好的方法就是惯着他,要是反驳他保准闹得更凶。这么想着王杰希又定了定神,说那我没招了我可摆不回来要不你说怎么办吧。方士谦略一思索,朝王杰希狡黠地眨眼:“要不你陪我再把冬虫夏草拼回来吧,用不了多长时间。”王杰希觉得拼拼图还不简单,起码比起和方士谦互怼简单多了,即刻就答应了下来。

300片的拼图说不上很难,但绝对不算简单,反正是把王杰希拼的挺辛苦。两个人面对面趴着,中间是堆成一堆的拼图块和一个用来装成品的纸板子,再向旁边看去是一张对照图,但显然对于两个都不怎么玩拼图的成年人男性并无卵用。

王杰希想了半天也没什么头绪,却是嚷嚷着让王杰希快点拼啊的方士谦仿佛手下生风,没多久就把冬虫夏草的头拼了出来,还在催王杰希的空闲夸了下自己啊账号卡的颜。其中一个成年男性有了对照图纸也不会拼,另一个全靠自己对账号卡浓浓的父爱。

“哎王杰希,你知道为什么我拼图拼的好吗?”王杰希认真的思考,“因为你叫方士谦,也就是4000,4000比300大的多,所以你厉害一些。”“…………”方士谦被王杰希奇妙的思维噎了半天,“是因为我经常玩啊,傻子。”“哦。”王杰希懒洋洋地应了一声。怪不得显得智商低还幼稚。

到最后基本都是王杰希在看方士谦拼拼图,自己则在一旁有一片没一片的往上摆,还要听方士谦叨叨,不值,太不值了。王杰希长叹一声,看着已经成型的冬虫夏草,准备站起来活动活动坐太久而僵硬的双腿。刚准备起身,没料到被方士谦一把抓住了手,一个不稳差点摔倒。

“干嘛?”王杰希没好气地问,方士谦只是带着满脸笑容指指脚边,示意他把这最后一块拼图归位。王杰希抬起另一只手,完成了牧师手上举着的十字架。方士谦盯着王杰希的脸盯得他不自在。“你干嘛?”第二遍了,方士谦心想。活动了下笑僵的嘴角,这才放了手,王杰希站起来甩甩胳膊蹬蹬腿,走了几步。

“刚才你的大小眼更明显了。”王杰希的脚步明显踉跄了一下。拼什么图,掐架算了,方士谦来真人pk啊!王杰希冷漠极了。

=============
王杰希还觉得,方士谦这人太能带给人惊喜了,效果堪比看到蓝雨全员穿着女装在他面前跳钢管舞。

不对,不是惊喜,是惊吓才对。王杰希在心里默默给自己纠正。

比方说有一回袁柏清晚上起来上厕所,回宿舍的途中就被方士谦吓得一宿没睡,连他的室友刘小别都睡的不好。什么?你问王杰希为什么知道?因为我也勉强算是当事人啊,王杰希如是说。

王杰希端着一听可乐,方士谦捧了一把瓜子,边走边嗑,远远地就看到了倒霉催的孩子袁柏清。“王杰希,”被叫到名字的人回过头,“咱去吓吓他吧,柏清还需要磨练。”这算哪门子的磨练。王杰希忍住翻白眼的冲动,本想留给方士谦一个帅气潇洒的背影却被一把拉进了拐角处,那是袁柏清回宿舍的必经之路。

“咱们躲在这里,等薄情儿过来了就跳出去吓他一……哎王杰希你出去了,再过来一点儿。”方士谦说着把瓜子尽数放进口袋。得,又变薄情了,王杰希没忍住还是翻了个白眼。亏自己没多久前还和方士谦说过不要乱起外号,但眼前的人似乎是把这事儿忘得一干二净。

等睡的迷迷糊糊的袁柏清终于走进了他即将转角遇到爱的地方,王杰希也把一听可乐喝了一半的时候,方士谦终于猛的跳出去大吼道:“天王盖地虎!!!”袁柏清霎时被吓得清醒了不少,呆愣在原地半天没回过神,好一会儿才在方士谦期待的目光中颤巍巍地开口:“……阿瓦达索命…?”

直到方士谦露出欣慰的笑容拍拍肩让他明天训练加油并从口袋掏出一小撮瓜子放到他手里目送他回到宿舍,袁柏清还处在:我是谁?这是哪儿?人生的意义在哪里?的状态。刘小别幸灾乐祸又不失担忧地问:“我刚听到方神的声音了!你没事吧?”袁柏清摇摇头摆出苍白的笑容:“吃瓜子吗?”

方士谦激动,方士谦手舞足蹈,王杰希看方士谦像个神经病。

王杰希颇为心痛地摇摇头:“居然这么欺负后辈,太恶劣了,人家之前还送你拼图呢,方士谦你居然是这种人。”方士谦权当没听到,踱着步缓缓地往前走,却在宿舍门口干净利落地转身并迅速抱住了王杰希,王杰希瞬间也陷入了“我谁这哪”的无限循环中。

“吓到没?”方士谦在他耳边笑着开口。王杰希认真地回答:“吓到了。”方士谦似乎更开心了,话里的笑意也更浓了一些:“那睡吧。”“那你先放开我啊?”方士谦只是一个劲地笑。王杰希嘴边也露出了一丝笑意——

直到他发现可乐已经掉在了地上还全部撒了出来。

哼。王杰希一把推开方士谦邪魅冷艳地冷哼了一声:“收拾了。”“好的,队长。”

=============

王杰希其实觉得,方士谦可能有喜欢的人了。而那个对象,八成是自己。没有原因,这是他夜观星象知道的。

夏季的高温容易让人烦躁,于是方士谦准备溜出去吃宵夜。虽然王杰希不明白这两者之间有什么关系,但还是跟着去了。或者说是被拉着去的,毕竟自己其实更想留下来复盘。

方士谦一手拖着王杰希,一手指向远方,嘴上还在不停地说自己要吃什么什么什么云云之类的。王杰希被拖着觉得不大妥,便戳了戳方士谦的手背,示意他放开自己。不行,怕你跑掉。这是他得到的答案。王杰希觉得方士谦这个人果然神奇,他现在十分想吐槽。

且不说这怪异的姿势他为什么不觉得难受,这仿佛看守被关押的犯人一样的语气是什么?而且方士谦你能轻点吗?我手腕都给你抓疼了,你是想让我失业然后自己上位吗?王杰希被自己的脑洞逗笑。而且他也是第一次发现方士谦原来,这么怂。

“笑什么呢?”方士谦开口,“你笑什么呢?你想啥呢?”他说了两次。王杰希眨眨眼,“我在想你是不是想篡位。”方士谦突然松了口气似的,“哎什么跟什么啊,你怎么这么想我呢王杰希,你脑回路怎么这么清奇我都没发现…”

你早发现了。“我在想,你最近怎么有事没事就找我,我受宠若惊啊。”方士谦停步在了公园旁。“我烦你呗。”“这么无聊。”“是啊。”这就是传说中的尬聊吧,方士谦想,一点都不好,成败在此一举了。

当他鼓起勇气,转过头,准备开口时却对上了一双笑意盈盈的眼睛,那里面装的是星星啊。

“我也是。”他听到王杰希这么说。然后,他在千万颗闪闪发光的星星中,找到了自己。

=============
间接接吻牵手和拥抱的成就达成,祝他们幸福,然而谁来拯救丧心病狂的作者。
没有人!作者准备就这样疯下去!
我知道不好吃也看不懂,总之先给柏清道歉,希望不要用十字架戳我。
P.S.:其实后面应该打个啵,但是怎么写都不对劲干脆删掉了云云。

评论(7)

热度(1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