猹叶

【方王】王杰希的医院观察日记

狂躁症方 x 抑郁症王的paro
从 一卦升天 太太那借鉴的他借鉴的一个梗
个人感觉作者最应该进精神病院。
PS:文笔极差全程乱写写的时候精神恍惚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些什么请考虑好再选择是否阅读

“哇快看好ooc!”“是啊!那个傻逼作者居然还没给捅死!”

=======
【七月六日,多云转晴。
我喜欢你
王杰希】

=======
王杰希百无聊赖地坐在床上,四周是纯白的墙壁,上面嵌着两个窗户,紧紧地上了锁。没有桌子,没有尖锐物品,就连床脚都被层层缠绕了起来——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那是病房。很不幸地,王杰希恰巧是住在那里的病人。

从这个角度看过去,窗外的蓝天白云绿树都仿佛是涂鸦一般,麻雀落在了窗户边,施施然飞下来,歪歪头打量着王杰希,王杰希便也盯着它,透过防盗窗,与它对视。鸟儿并没有停步多久,随着风浪去了下一个站台。但王杰希做不到,他的左手牢牢地和床头连在一起。

“咔嗒———”门锁的声音叫回了王杰希的思绪,直到护士领着一个不断试图和领着他的人搭话的男人到他的邻床安顿好,他才在旁边仿佛边说边比划的bgm下如梦初醒地意识到:这个双人房终于迎来了第二个人,这个男人…是他未来的室友啊!

想到这儿,王杰希抓过床头的本子和笔,不紧不慢地写下两行字:【二零一七年六月九日,晴。今天我们病房来了一个神经病。】想了想又划去了神经病几个字,改成了【今天我们病房来了一个精神病。】嗯,顺眼了。

=============
【六月十三日,多云。
我的室友可能脑子有问题,他没看出来我不想理他吗。】

王杰希觉得,这个神经病真是太烦人了。不对,医生介绍过他了,应该叫方士谦。许斌语重心长地坐在他俩中间,拍拍王杰希让他别打瞌睡又拍拍方士谦让他消停一会儿你真的不累吗。方士谦可以把王杰希带活泼一点,王杰希就让方士谦冷静点…这样良性循环,你们嘎吱一声就好了也说不定。

话是这么说……王杰希的眼神第不知道多少次放空,又被方士谦挥在他眼前的手换回了神。“哎我说王杰希你难道一天就睡啊?不无聊吗?话说你到底在看哪里?”王杰希打了个哈欠,时不时附和着点点头,必要时出声“嗯”一声,并试图扯开左手上的绷带。

方士谦注意到他的动作,劝诱着掰开他的手:“王杰希你要干嘛,护士可是让我看着点你的啊!”啧。方士谦见王杰希还是没有搭理他,小心翼翼地开口:“那个…王杰希?你是不是不会说话啊…?”“滚,本王要睡了。”王杰希冷酷的扫了方士谦一眼,直直躺下去拿被子蒙住了脸。

=======
【六月十九日,小雨。
方士谦也来了一阵儿了,这是我头一次发现方士谦居然是真的有点智商,原来他以前不是吹的,震惊。】

王杰希就像方士谦第一天来的那样百无聊赖地瘫在床上,思考着自己把自己掐死的可能性。大于零但小于一,原因是王杰希现在不想动,掐人还蛮累的,不如躺着慢慢消磨难得的宁静时光。

……宁静?对啊,今天好像太安静了点……等等,平时一直过度活跃的方士谦居然没有出声!他是不是也抑郁了!想到这王杰希立马精神起来转过头去寻找方士谦的身影,而后者翘着二郎腿抱着个本子不知道在写什么,一边还兴奋地做些肢体动作来表达他激动的心情。

看来是我想多了,果然和方士谦呆久了脑子都不好使了。王杰希虽是这么想着,脸上也摆出了冷漠的表情,但嘴上还是忍不住问道:“你在写什么?”“你猜?”方士谦笑得欠揍,右手还顺便转了两圈笔,“哦,遗书是吧,需要我叫护士吗?”王杰希也露出了和善的微笑。

“我在写小说。”方士谦最终还是举手投降。“你还写这个?”王杰希满脸不可思议,方士谦不满“怎么啦?你有意见?那你还成天抱个本子不知道在写什么还不让我看!”“我那是日记。”王杰希翻了个白眼。“你还写日记?!”这下方士谦也不可思议了。“有意见?”“没有…”

“就是有点惊讶。”王杰希淡淡地说。“我跟你说话你又不理我,我灵感无处发泄,那就写呗。”哦!感情方士谦这几天实在叨叨他的灵感!完全没有在听怪不得我不知道!这么一想王杰希竟也有一丝愧疚,犹豫着开口:“我能看看吗?”

“你确定?很恐怖的。”方士谦恶意地开口,“你写的恐怖小说?”王杰希眨眼。“不是,是悬疑,讲的是一个大小眼的凶手……哎、哎!王杰希你别睡呀!大眼儿?!”不听不听,王八念经。王杰希眼一闭彻底无视了方士谦。

=======
【六月二十四日,持续下雨。
方士谦突然变得善解人意了,是我的错觉吗。】

方士谦肯定偷看我的日记了,他居然开始善解人意。这才是王杰希真正想写在日记本里的事。他几乎可以百分百地确认,方士谦肯定看了他那个翠绿色的、心爱的日记本。但他不想让方士谦知道自己已经发现了,王杰希想知道方士谦要做什么。

王杰希在前一天的日记里写方士谦说话声音太大打扰他睡眠,今天方士谦一见着他困就立马缩小音量;王杰希前手刚说方士谦手舞足蹈总是容易打到他那盆好不容易长开的心形草,后脚方士谦就小心翼翼避开那盆王杰希的宝贝花之类的云云。

王杰希不太懂他这样的意义,干脆也放弃思考直接睡了,虽然比平时他的睡觉时间还要早很多。

=======
【六月三十日,大风;阴。
制造锐器失败,并且我怀疑方士谦是个给。】

王杰希漂亮的手指间捏着一片细长的药片,英文名pill,功效是…不对,现在最主要的是怎么解决了这个难吃的药片,它尝起来可苦极了。温暖干燥的指腹轻轻摩擦着药片两面,看着手指上白白的一层粉,王杰希承认他确实想到了些什么。

看着刚才还撑着下巴一副要死要活样子的王杰希眼睛一亮,一副要搞大事的样子方士谦就已经坐到了他的旁边。眼见着王杰希把药片一头慢慢磨尖,在即将完工时开口:“你在干什么?”“你猜?”王杰希似乎心情很好,微微笑着,“哦———”方士谦拖长音节,“制造锐器。”“切,你知道啊。”

伸手抢过药片,在食指和大拇指之间转动:“你要是把这个吃了,我就交还给你一个秘密,怎么样?”王杰希慢慢抬头,“好啊。”

好苦,我是不是忘记倒水了?和方士谦呆久了连智商都会下降吗…可怕的狂躁症…王杰希皱紧眉头,试图直接把它咽下去。突然的,一只手将他的下巴捏住抬起,柔软的东西贴了上来,随即微凉的水滑进了他的嘴里缓解了苦涩。王杰希愣住了。

方士谦见王杰希没反应,变本加厉地扣住他的后脑勺,直到王杰希喉头发出呜咽才松开他。王杰希瞪着方士谦,等他给自己一个合理的不把他拍死的理由。“其实啊…之前给你说的那个小说,大小眼不是犯人,他也是受害者…”?啊?王杰希又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

哦,这是给他讲秘密呢…个头啊!什么情况!我要的理由呢!解释呢!你真的不准备辩解一下吗方士谦?!你走什么走!给我回来!笑啥!王杰希的内心在咆哮,但他面上还是风轻云淡地抬起手用衣袖擦擦嘴,倒下就睡。

=======
【七月六日上午十一点,多云。
天气让人不舒服,祝我生日快乐。】

和平时的时间不同,这是王杰希早上一起来就写上的,目的是让方士谦看到。是的,他想让方士谦知道今天是他的生日。没有原因。

但这会方士谦没有给他带来惊喜,大半天什么都没发现,既没有真情实意郑重其事地给他祝贺也没有白天里出其不意的一句话。王杰希没由来的不开心,但是因为他平时也一副哪怕下暴雨发大水了也要先把门窗一关而不是逃向屋顶的样子,旁人根本看不出来他是在消沉开心伤心生气还是和平时一样。

不过这也是正常的,毕竟他还巴不得赶紧死算了,虽然我正直,但是社会傻逼多啊,方士谦就是。

方士谦没有这样的烦恼,该吃饭吃饭,该喝药喝药,该废话继续废话。但是王杰希郁闷啊!所以他现在觉都睡不着了,带着三分深情三分忧伤三分郁闷和一分好无聊看着火红的夕阳缓缓从窗口落下,还有一个吱呀哇啦刚刚闯进门乱叫的方士谦。

“王杰希!!”被叫到名字的人抬起头,一朵蓝紫色的小野花闯进了他的眼帘,王杰希惊讶地眼神落到了方士谦带着笑容的脸上,“生日快乐!”太阳落下了。

王杰希用进院以来最快的速度翻出日记本又写下了几串字,潦草的字体他自己都不认识,甚至连标点符号都没有,却在后面留下了落款:

【七月六日,多云转晴。
我喜欢你
王杰希】

=======
王杰希不写日记了,因为现在他不需要对着一张张空白的纸张说话。

=======
文风突变,夏令营没有网只能码字还超累orz
在餐厅险险码完的…我现在可以吃饭了嘤qwq

PS:话说回来我在看百度百科的时候分别有这么一条来着…狂躁症『性亢奋』抑郁症『性冷淡』只可意会不可言说,脑内有五千字的车

评论(1)

热度(62)